辞旧

奈奈——!茨球——!他们好棒呜呜呜呜呜呜

论快穿对结局的影响——当只有灵魂存于世(序)(发刀预警,慎入,有很少很少的柱斑,我就不发tag了)

发刀尝试,未来的番外卡文了,就走了这篇。嗯

我说我是听着柱斑的公主病写出来的你们信不?

才不是因为马原考试一道题都不会心情不好呢
————————————————————————
死后的世界……回事怎么样的呢?

以前泉奈不知道,但现在他知道了。

本以为自己会入地狱呢。

泉奈跟在宇智波斑的身后,看着哥哥带着自己的力量征战……这种感觉也不错。

结盟,是必然的。

泉奈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希望宇智波是在优势时结盟。虽然,这次自己失算了。

泉奈看着哥哥倒在地上,对千手柱间提出要求,他并没有太大的担心。

因为,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个家伙可是绝对不会伤害哥哥的啊……

不过……

泉奈狠狠的瞪了瞪提起刀的千手扉间。那是我哥,把刀放下!要不然我真的是做鬼都不放过你啊,别以为你杀了我就比我厉害了啊,要不是我故意的咱俩最少还得再死磕上几年啊。

千手柱间选择了自杀,而斑哥阻止了他。这个结局,算是皆大欢喜了。

结盟了。

虽然泉奈很想吐槽一下结盟时哥哥和对家那个千手柱间的衣服配色就是了。

这特么的和结婚好像。

再后来,泉奈觉得,他连吐槽的欲望都没了。

跟在自家哥哥身后,看着千手柱间各种撩斑哥,泉奈气的咬牙切齿——呦呵,居心不轨啊,要不是他现在什么也碰不着早就抄起刀子砍上去了。

每次千手柱间来找斑哥的时候,泉奈就死死的盯住千手柱间——你个混蛋,离我哥哥远一点!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千手柱间依旧撩斑撩的很愉快,很自在,很顺利。徒留泉奈一人被闪瞎,呃,或许不止是泉奈一个人,还有千手扉间。

每当泉奈看着千手扉间一脸懵逼的被甩下一堆公文后,尾遂着千手柱间来到宇智波家后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时候,泉奈心里总是暗搓搓的兴奋。

要瞎一起瞎,要炸一起炸。看见你不高兴我就高兴了,嗯。

泉奈看着千手扉间处理文件,看着他红色的眼睛里充满着对村子美好未来的规划与蓝图,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千手扉间为这个村子付出了很多。对于这个死敌,泉奈是尊敬着的。毕竟在小时候和父亲一起埋伏千手柱间的时候他们直接叫出了对方的名字,战场上的默契,估计在小时候分别跟踪自家大哥的时候就有了吧。

一起保持了沉默,放任了各自兄长的行为,并在隐瞒不下去的时候,在对视时决定了相同的埋伏时间,同时告知了家中的长辈。

这……也算是另类的默契了吧。

只不过,这份默契被他打破了。他是想拉着千手扉间一起去死的,不过没料到会是只有自己死在他手里。

飞雷神斩,说实话,真的挺疼的。泉奈还能想起来在飞雷神斩命中后千手扉间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异和……痛苦。

没错,是痛苦。那一瞬间,泉奈就知道了,他对死白毛的感觉和死白毛对他的感觉是一样的。

隐秘的,藏于心底不想承认的感情。

他们两个没有他们哥哥们的强大到足以一人抵万军的力量,他们是家族的规划者、策划者,是家族稳定秩序的维护者。

所以,他们无法像哥哥们那样肆意。

隐藏在心底的,无法诉于口的,最初的感情。

千手扉间和哥哥以及家族,他选了哥哥和家族。理智不允许他做出别的选择,泉奈相信,同样的情况下,千手扉间也会这么选择。

他们两个,注定无法将心底的那种琢磨不定的虚无缥缈的感情置于家族利益之上。

泉奈还记得,在哥哥和千手柱间被迫“分手”后,自己去给斑哥买豆皮寿司,碰上了来买菜的千手扉间。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对话。

小小的泉奈努力装出严肃的样子,对着同样小小年纪但却已经初步面瘫的千手扉间发出威胁:“以后看好你哥哥,别让他来打扰斑哥!”

千手扉间沉着一张好像泉奈欠他一个世界的冷脸,回了一句:“呵呵。”

泉奈瞬间就炸了,就像炸了毛的猫。头发都翘的老高,手放在刀上,似乎下一秒那把比泉奈还高的太刀就要出鞘。

“这里禁止动武。”千手扉间一句话,就让泉奈停下了动作,这里是集市——禁止动武,是许多家族甚至贵族达成的共识。

泉奈只得松开了握刀的手,恶狠狠的瞪着千手家的白毛老二。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千手扉间估计已经死了十几次了。

彼时千手扉间的养气功夫还没到家,还不是十几年或几十年后那个黑的没救了的背锅侠二代目。看着死对头家的死对头的仿佛要把自己生吃了的眼神,千手扉间扯了扯嘴角,对着眼前炸毛的黑眼兔子说道:“大哥才不会故意去找宇智波的人,肯定是宇智波斑骗了我大哥。宇智波,果然是魔性的一族!”

什么玩意,你家才魔性!泉奈觉得,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了——管他什么禁武令,先砍了眼前的死白毛再说!

在太刀在出鞘的前一秒,泉奈眼尖的看见了自家斑哥,以及在斑哥身边开始长蘑菇的死白毛的大哥。

“斑斑不要生气啦,是我不好……”“你把午饭都弄撒了,我吃什么啊!”“斑斑就吃我的蘑菇杂饭好了!”“你个笨蛋,我不吃咸!”

吹面而过的风将不远处的吵闹声送入了泉奈和扉间的耳朵里。

两个人的脸同时黑了。

黑着脸的泉奈和脸阴沉的可以滴水的扉间对视了一眼,暂时达成了共识——要打架要怼人,可以,随时奉陪,但现在大哥/斑哥的事情最重要!

绝对不能让斑哥/大哥被死对头的千手柱间/宇智波斑骗走!

拆拆拆(恶小姑)联盟就是在这个时候成立的,不过他和扉间都不承认就是了。

这天下午,泉奈和扉间跟在个自哥哥身后,一路尾随又回到了南贺川。

依旧是在打水漂。

初夏的风还没有盛夏时那般闷热,河边的树木是最好的遮蔽所。风带着丝丝的湿气,携着凉爽拂面而来,阳光透过茂密的树枝挤进了缝隙,照在了泉奈的脸上,原本就不冷硬的面孔晓得更加柔和,黑色的眼睛里也应进了金色的阳光。

千手扉间不得不承认,宇智波从来都是美人居多。

泉奈看着斑哥和那个蘑菇头打了一会水漂,便沉默下来,正想着是不是要正式“分手”了,一抬头却发现千手扉间直直的看着他,下意识手一抬,就将苦无拿在手里。泉奈拿着苦无,学着千手扉间的样子,也直直的看着扉间。

扉间在泉奈拿起苦无的一瞬间就醒了,看着眼前又一次竖起刺的泉奈,默默的将视线移到自家大哥身上——宇智波果然是魔性的一族,刚刚宇智波泉奈肯定是用了幻术!

泉奈看着千手扉间把目光移到千手柱间身上,心里有点犯嘀咕,千手扉间这是怎么了,有病吧。但泉奈也没有想太多,又重新盯起了自家斑哥。

这大概就是一切的开始了吧。

之后,战场上的拼杀在那次飞雷神斩之前没有任何留手,刀刀朝着要害。水遁,火遁,写轮眼,刀术——这些几乎构成了他和千手扉间所有的交际。他们不可能像兄长那样在没有任务时私下里谈天说地,聊着那几乎让人幸福的要落泪的未来,他和千手扉间之间的只有敌对。

他和扉间也期望着和平,期望着斑哥和千手柱间实现他们梦想,到时候,我们也可以在一起了吧。

泉奈和扉间在心底,都有着这样的奢望,于是对自己哥哥的行为放任着。希望有一天和平到来,爱,也会到来。

就这么期盼着,直到有一天,宇智波斑的筷子夹空了。
泉奈如坠深渊,斑哥绝对不能出事。于是,飞雷神斩穿透了他的胸口。

之后的事,泉奈作为一只阿飘看完了。

看着名为木叶的村子,泉奈很开心。这算是,梦想实现了吧。斑哥有千手柱间照顾着,扉间杀了自己至少一段时间内不会对宇智波出手了。很好呢,这个村子。

泉奈笑得很开心,眼中闪烁着万千星辉——虽然,没有人看到。

但是,泉奈有一次失算了。

千手扉间对宇智波的厌恶没有减少,而是更多了。

泉奈看着这个村子不断排斥着宇智波,人们对族人的态度越来越恶劣以及——斑哥他,他被族人抛弃了……

怎么可能!

泉奈满满的不可置信,现在宇智波的高层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怎么可能背叛哥哥!泉奈又飘回了族地,看着眼前的消息彻底愣住了。

宇智波火核,宇智波平,宇智波陆蒲……他所以一手培养的精英全部在任务中死亡,现任高层竟然没有一个是他培养的!

怎么,怎么会这样……

泉奈看着开会的长老们,属于哥哥的班底已经全部阵亡,宇智波镜还只是个小孩根本无法参与决策,死开了最后一层遮掩,被他压下去的丑恶全部浮了上来。斑哥,就这么被逼走了。

泉奈是第二次感受到绝望这种情绪,第一次是在他明白自己对扉间心意的时候,为此他开了万花筒。

泉奈恍恍惚惚的飘出族地,却被巨大的爆炸声惊醒,抬头望去,却是披了须佐能乎的九尾和巨大的木佛。

是斑哥和千手柱间!

泉奈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全力向着交战地点赶去,千手柱间,千手柱间是不会伤害哥哥的。泉奈拼命说服自己,试图让自己相信,不一会,泉奈便赶到了那片已经变为峡谷的平原。

迎接泉奈的,是千手柱间穿心的一刀。

斑哥死了。泉奈看着眼前到在地上的哥哥,终于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他的死,本身就是个错!

没了,没了。他想守护的,哥哥,族人全都没了,哈,哈哈,他宇智波泉奈就像个笑话。相信千手柱间,这么蠢的事情,他居然也做的出来!

泉奈的眼睛变得血红,与天边的月亮形成了诡异的对比。若有机会,我定不会放过千手!三勾玉终于连成了一片奇异的花纹,灵魂状态的泉奈,终是开启了万花筒。

之后的事情都变得那么理所当然,泉奈看着千手柱间的身体不断衰败,漩涡一族的婚约在千手扉间和千手柱间的坚持下换了个人。千手扉间继续研究禁术,泉奈看着在木叶建立后就开始研究的秽土转生不由得冷笑——死白毛,你就不怕我活过来后杀了你么。

千手柱间死后,千手扉间成了二代目火影,最后扉间也死了。

泉奈就这么飘荡在世间,一直过了近百年。

四战,斑哥的愿望,无限月读,查克拉转世,大筒木辉夜姬。

这些已经远超了他的预料。火核,斑哥,宇智波都是黑绝算计的。泉奈愣愣的看着即将死去的斑哥,看着他们的纠葛,这些早已与他毫无关系。

“斑哥,我错了……”错的离谱,是我的错,是我毁了宇智波是我害死了哥哥。

死白毛,没想到我算计了一辈子,算错了你的心思,也算错了斑哥的心思。真是,丢人啊……

若是我当初没有自大到以为自己的死可以解决一切,那么,今天的结局会不会不同?斑哥不会死,你和你哥哥也都会活的很好,木叶也还是那个继承了宇智波和千手共同期望的的村子。

会的吧,一定会的。

泪水在泉奈眼角滑下,随着秽土转生的解除,逝者回归了净土,生者庆祝着来之不易的胜利。泉奈的灵魂也在上升。

这是,我也要去净土了么。到了之后,首先要给斑哥道歉,其次……

扉间……我想你了,我后悔了。

评论(15)

热度(64)

  1. 云雾缭绕辞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