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

奈奈——!茨球——!他们好棒呜呜呜呜呜呜

错过(微灯刀,几句话博晴,所以我就不打tag了)一发完,结局he.

作者文笔不好,各位小天使看个乐呵。至于排版,我已经放弃了,在电脑同步过来的排版简直让人欲生欲死。
     听说产粮会有小天使,所以茨木啊啊啊啊,你快来吧,你来了我就把吞崽升五勾呦。
     当然,同求灯姐,灯姐实在太漂亮了!

【因】

【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一千个伤心的理由,最后我的爱情在故事里慢慢陈旧。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一千个伤心的理由,最后在别人的故事里我被遗忘。】
         一个人,多久了?
         还有什么留恋的呢,答应自己的人啊,已经无数次失约了。
         茨木看着眼前买醉的鬼王,口中喃喃道着红叶,红叶。
         他突然明白了,对于红发的鬼王来说,自己,只不过是他爱情中的一个过客,终究都会蒙上时间的灰色而变得陈旧,最终被遗忘,被抛弃。
        他是我的王,但我不是他的。
        就这样吧,无所谓了,我,不想再争了。
       茨木看了看瘫倒在地的鬼王,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梦,也该醒了。

【爱过的人我已不再拥有,许多故事有伤心的理由。】
       “茨木,茨木,你不是要看着我走上鬼族巅峰么,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茨木,本大爷命令你不许死,听见了么……”
         听见了啊,挚友。这算不算是成功了呢,茨木很开心,“下一次,挚友,我一定会……”看着你走上鬼族巅峰,然后我们永远在一起啊。
        话还没说完,白发的鬼已经失去了呼吸,但茨木却很开心,挚友回应了他,这大概是茨木此生最大的愿望了吧。
        已经变成断壁残垣的华丽宫殿中,红发的鬼王抱着曾经的属下,终究是落下了眼泪。
        同样的话语,在这一世又出现了。
        当茨木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正坐在枫叶林和鬼王饮酒,发现自己回到过去时,茨木是兴奋的。他一步迈到酒吞面前想对他诉说上一世的诺言,却发现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没关系,茨木想,吾友这一世也会答应吾的。
          直到上一世的退治再次到来时,又是那句话“茨木,茨木,你不是要看着我走上鬼族巅峰么,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茨木,本大爷命令你不许死,听见了么……”
         无碍,挚友最后喜欢的还是自己。茨木这样想。
         第三次回溯,依然是那句话。
         第四次,第五次……
         同样的话语,不同的地点,时间与事件。
         茨木在不停的回溯中疯过,他想过杀了鬼女红叶,但终究没能得手;他也想着在红叶到枫林前在林中起舞,在挚友出现时当着他的面化出本体,但没有用。
         酒吞,只爱着红叶,至少在茨木死前只爱着红叶。
         所以,为什么呢?为什么在他死时轻易许下那么郑重的承诺,明明重来了那么多次,那么多次机会,承诺永远只是承诺,却从未化为现实?
        其实,酒吞不爱他,对吧。
        不爱啊,却要许下诺言呢。其实是知道我死了,不会再有以后了,让我走的更安心些的谎言吧。
         我死后,挚友或许真的能娶了红叶也说不定。毕竟源博雅和安倍晴明活不了多久了呢,人类的寿命,根本无法与妖相比呢。
        反正挚友不可能喜欢我,我也该放弃了呢。
        在第八次回溯中,茨木这样想着,又一次在鬼王的承诺中死去。

【这一次我的爱情等不到天长地久,错过的人是否可以回首,爱过的心没有任何请求。】
          心死后,便也没什么了。
          这一次,他的爱,等不了那么久了。
          茨木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鬼王生气的怒喊,鬼女激烈的反驳,对于茨木来说都已经无所谓了。
  没了期盼,便也不会再失望。
 
          “茨木,回去陪本大爷喝酒!”酒吞看着一脸平静的茨木,气不知打哪里来,拽过茨木就走。
“是,吾友。”回答酒吞的,是茨木平淡而又低沉的声线。
          酒吞这才发现,茨木的回答与平日不同。平时的茨木,一定会带着比那太阳还刺目的笑容,高昂而又急切的到他的面前,然后开始说“酒吞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的优点”。但是今天……
          茨木坐在鬼王对面,平静的饮酒。
          气氛压抑,鬼王紧皱眉头,看着茨木。
          茨木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对着鬼王缓缓说道:“挚友可在烦恼那鬼女红叶之事?”
         酒吞眉头皱得更紧了,茨木似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但好歹开口了,酒吞便道:“是又如何?”
茨木端着酒碗,风缓缓吹过,碗中的酒已起了层层波澜,将映在其中的残月搅碎,化为一道道似月华般地梦幻。
       “挚友不必太过烦恼,爱,是需要双方共同温养的,只有一方的付出,不管怎样,最终都会消失殆尽的。”就像他自己那般,所有的炙热在九次回溯中消失殆尽。
         茨木顿了顿,喝了一口酒,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在口中留下神酒特有的味道,茨木眯了眯眼,似是在回味,过了一会,又说道:“人类的寿命终究太过短暂,况且安倍晴明与源博雅之间的感情太过牢固,清明不可能喜欢上鬼女的。待晴明与源博雅死后,鬼女的爱意也会被时间消磨,就算她找到了安倍晴明的转世,也只会被他和源博雅之间的情谊再次打击,届时,吾友便有机会了。”一席话完后,茨木便又恢复到了沉默饮酒的状态。
        酒吞听后,心里更加生气,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看着茨木淡然的对他说出如何追求红叶后,心里的怒火如同被浇了一锅油般,蹭的一下就上来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便将手中的酒碗往地上一摔,冲着茨木怒声道:“本大爷当真比不过安倍晴明那家伙??”
          “挚友自是最好的,不过是时间晚了晴明罢了。爱一个人,并不是那个人一定是所有人眼中最好的,只要是自己眼中最好的就行了。”茨木目光微敛,听着风吹的声音,缓缓道。
           “茨木童子!”酒吞不明白心中的感觉是什么,只知道自己现在很生气,而这股气愤促使着他做些什么来发泄“和本大爷比一场!”
           “好的,挚友。”平静道漠然的神情,茨木站了起来,走到空地中央。大江山的鬼王与鬼将,再一次打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茨木因为一丝疏忽最终被酒吞逮到了空子,炽热的瘴气打在茨木的身上,鲜血流了下来。
酒吞看着依旧比自己弱的茨木心中不知道为何松了一口气,拿着葫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茨木用仅剩的一只手捂住伤口,挣扎着站了起来,跌得撞撞的走向林子深处——他需要进食低等小鬼来恢复自己,毕竟鬼葫芦的瘴气可没那么好除。

【这一次我的爱情等不到天长地久,走过的路再也不能停留。】
        这一世,是死在黑晴明手里么?比每次都早呢。茨木这么想着,看着奔向自己的鬼王,离着自己越来越近,又一次在自己的身旁,第九次说出同样的话语,同样的承诺。
         这次应该不会回溯了吧,真想清静一下啊。茨木这么想着,又一次闭上了眼,再也没有丝毫留恋。
          茨木猜对了,第九世的死亡便是终点,不会再有重来的机会了,茨木童子在这个世上彻底消失。
         错过的人能否回首?不能。即使是神,这种高傲而又视万物为玩物的存在也无法改变。他们能做的,只有回溯时间,以自己的力量与灵魂为代价,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时间回溯,回溯后他们会忘记自己所做的一切,除了被施法之人,直至,第九次。
         而酒吞童子,曾是伊吹山神明之子。
         然,纵使是时间回溯又如何?即使是堕落为妖的神明,也仍旧留存着神性之中的固执与自以为是的认知。
错过之人,终难挽回。
         时间的回溯不但没有让事情有丝毫的改善,反倒是九世的经历让茨木精疲力竭,魂飞魄散。

【果】
           黑晴明一战后,曾经的鬼王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百年过去了,人们都说,他已经死了,灰飞烟灭。

【终】
           “那,鬼王真的死了么?”青行灯看着手边白色的毛团子,眨巴着水润的金色的眼瞳看向自己。
          “或许死了吧,这种事,谁知道呢。不过,时间到了,毛团,该吃饭了。”青行灯将白色的团子抓在手中,坐着她那柄湛青色的灯,飘向厨房。在幽幽的灯光下,白色团子头上的红角被照得清清楚楚。
         “对了,为了奖励你在我出去时主动‘照顾’阿刀的事情,这个给你。”青行灯将一条挂着小葫芦的项链交给了毛团,“好好照顾他,虽然是挂件却格外有灵性呢。”有灵性到说不到那一天就化形了。
         “谢谢灯姐姐,我会早顾好他的!”毛团笑得合不拢嘴,看着手中的链子,开心的不行。
           青行灯看着他那副蠢样,心中一阵无力,看着厨房里并没有妖刀姬的身影,便将毛团随手一扔,直奔后山找阿刀去了。留下白团子一个傻乎乎的玩着链子上的葫芦。

【续】
          所谓大道无情,时间视万物为平等,所谓回溯自然也不会有多大改变,但天衍四十九,仍余一线生机。至于结果如何,那便是以后的事情了。

向各位可爱的小天使笔芯!
歌词是张学友的     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