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

只要爬墙爬的够快,悲伤就追不上我
沉迷挖坑,打死不填

幻术师

跟燕子借的梗,嗯。

奈奈那么好啊啊啊啊啊我要花式夸奈!奈奈真好,好看也好吃(不),奈奈真好诶嘿嘿(痴汉笑)

架空背景比较偏西幻?这篇文存在的意义就是夸奈奈没别的意思,嗯。剧情什么的都是浮云

————————————————————————

幻术师一直存在。

什么是幻术师呢?
孩子们的印象里,幻术师是可以做出有趣游戏戴着滑稽尖尖帽子的游吟诗人;在年轻人的印象里,幻术师是一群依靠有意思的戏法来维持生计的流浪者;在老人印象里,幻术师却代表着一个昔日辉煌至极的家族。

宇智波。

水深火热中的人们迎来了黎明的光辉。比起已经没落的幻术师,人们更为崇拜建立了崭新世界的,普通人也可以修习的战士与法师。

而其中佼佼者,便是森之千手。

今天,热闹却又狭小的耶尔酒馆内来了一位客人。

长长的衣袍与滑稽的尖顶帽,以及手中黑色的,光秃秃的长长的幻术杖——或许称他为棍子更为合适,昭示着来者的身份。

这是一个幻术师。

战士不会穿着碍事的长袍,法师的法杖向来华丽至极,再不济也会有一两颗晶核镶嵌。

而幻术师的幻术杖永远都是各色各样的棍子。

“呦,今天来了一个幻术师啊。”酒馆中有人道,“好久没见到了,这位先生可否给我们表演一番?”

耶尔酒馆位于大陆东方,紧靠拉耶慕森林——这是大路上最为危险的森林,却也是个发财致富的好地方——附近的极塞镇,可以说是魔兽来袭是的第一道防线了。

极塞镇民风彪悍早就传遍了大陆,因此幻术师也并不将那声起哄当做嘲讽,反而是笑了笑便拿起了手中棍子晃了一晃。顿时,那位邀请幻术师表演的人手中便多了一朵美丽的花朵。

“嚯,这还真是厉害啊,直接把花放在了利文手里啊!”“漂亮!这一首可比别的幻术师厉害多了!”

名为利文的年轻人看了看手里的花,随即大笑了一声,“幻术师,你的表演真的是相当精彩,今天你的饭钱我包了!”

幻术师回以淡淡的微笑,然后又叫了几个菜——酒馆最贵的那几道——慢条斯理的吃着。听着这群家伙的高声的谈论着今天在森林中的收获,宇智波水冶不由得想起了那位大人所描绘的世界。

拥有特殊力量的人将不再被当作工具,他们可以为了自己使用这份力量,他们的生活将可以变得自由自在。

现在,这个愿望实现了啊……

泉奈大人。

水冶至今还记得泉奈大人手持幻术杖,站在斑大人身侧,慢慢的说出计划时的场景。

灿烂的光芒照射在他的脸上,手中黑漆漆的幻术杖似乎也有了灿烂的金芒。泉奈大人一字一句的讲述了下一步的计划与他们将会面对的恶劣境况,那双红色的万花筒深深地烙印在了水冶的心中。

如果说斑大人是宇智波的武力保障,那么泉奈大人就是宇智波的锦囊,是水冶的信仰。

幻术,是宇智波血脉中流传下来的力量,是上天赋予宇智波的独立于法术特殊力量。

昔日大陆被肮脏而又腐朽的贵族统治,所有的战士法师幻术师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工具,但如今……

水冶手中的刀叉停顿了一会儿,扬声道:“请再来一瓶酒,谢谢。”

放在水冶身侧的黑色幻术杖被拿起后再次晃动,整个酒馆内瞬间便被花海淹没,姹紫嫣红。

“哦,天啊!这可真是真厉害。”“幻术师,你的力量当真是远远的超过了我的想象。”

赞叹与惊讶在小小的酒馆内此起彼伏,宇智波水冶在服务生手中取过酒杯,浅浅的喝了一小口。辛辣刺激的口感顿时炸裂开来,酒水顺着他的喉咙流进了胃里,随后微微的苦涩感一晃而过,快到让人有些怀疑自己的味觉。

“联合,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宇智波泉奈立于众人面前,缓缓说道。白色的布条遮住了他失去眼球的双目,万花筒的最终结局是失明,这是宇智波所无法接受的。

幻术的力量本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但最终为了保住力量却必须夺取重视之人的双眼,这是宇智波无法忍耐的。

“宇智波与千手的怨恨,结于任务。”清澈明朗的声音响起,“而今用我们需要千手的力量来保护我们血脉中的力量。”
“当然,我们也有着千手所需要的东西,有我在宇智波不会吃亏。”
“两族因为任务的成功失败结下血海深仇,一切的缘由都是这个世界扭曲的制度。”
“我们是人,不是工具。”
“我们会为自己而活。”

宇智波和千手势均力敌纠缠了几百年,恩恩怨怨的仇恨纠葛早已说不清谁对谁错,今天任务里千手杀了宇智波,明天任务里宇智波就砍了千手,血海深仇就这样一代代的传递至今。

族人们激烈的反对,有人甚至说出只要不联合哪怕是不开眼也可以这样的话。台上的宇智波泉奈用幻术杖在身下敲了敲,乌黑的手杖上泛起了蓝紫色的光,下一秒,所有人便都置身于一处华丽古朴宫殿中。

水冶不由得惊讶的瞪大了双眼——泉奈大人失去了万花筒,却依旧创造出了如此真实庞大的幻术,那么大人全盛时又是该有多么强大?

远古时代的恩怨纠葛,千年前的旷世之战,谋划了千年的阴谋在众人眼前一一展现出来。众人看着自己身侧的幻境,不由得心惊胆战。

“这是石碑的真相。”

宇智波泉奈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们早就没有了出路,这是唯一的选择。”

众人皆出了一身冷汗。

“联合是必须的。”在一旁的宇智波斑向前迈了一步缓缓说道。

泉奈侧了侧头,微微后退。

斑伸手拿起了背后的巨大铁扇,蓝色的灵力汹涌澎湃,在空中激荡出一圈圈涟漪。

“待推翻贵族的统治后,设立生死擂台。届时,擂台上生死不论,了断恩仇。”

泉奈带着温和清浅的微笑,听着哥哥的言语,支持着他的选择。

台下的族人们沉默了一会,便一个接一个支持了这项决定。

他们知道了,联合,是唯一的出路。

之后所经历的一切宛如做梦一样,个个家族,大路上所有的战士法师幻术师联合推翻了救的贵族阶层,建立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国家。

平民不再畏惧他们,他们也不必因为任务就丧失家人,因为任务从小便与人厮杀。战士和法师,许多人人都有这种天赋,国家建立的学院每年都会招收平民,使得特殊能力越来越普及。

不会再有压迫,不会再是工具,我们为自己而活。

梦想,实现了。

那是所有人的狂欢,联盟的据点内灯火彻夜明亮。五大三粗的汉子,坚忍秀丽的姑娘,身居高位的指挥者,实力弱小的能力者,所有人都在庆祝。

哭声,笑声,嘶喊声交织成了一首杂乱却又壮丽浩荡的战歌——我们自由了。

我们的心自由了,从此不再被他人玩弄在手心;我们的身体自由了,从此不会再又五六岁的孩子被派上战场。

战争胜利后,生死擂台依照斑大人说过的那样开启,然而上去的人却寥寥无几。

战争中生死时磨练出的情谊早已让他们相互理解。

一瓶烈酒喝完,水冶又点了一瓶甜浆汁。

带着滑稽可笑的帽子普通游吟诗人一般整个大陆到处跑早已成为了幻术师外出历练时的标配,这套装备最早还是泉奈大人穿的,后来便成了族人们的习惯。

慢条斯理吃完饭菜,喝完甜浆汁。从容又优雅的婉拒了酒馆众人们热情的挽留,水冶向森林出发——毕竟这次的任务是看看那几个出来历练的小家伙安不安全。

天色已晚,斜挂着的夕阳红的宛如宇智波泉奈的眼睛,危险暗藏其中而又充满了坚定。

不过,大概再也看不见了吧。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