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

奈奈——!茨球——!他们好棒呜呜呜呜呜呜

论快穿对结局的影响——未来的旅途15(私设多)

史前大坑,开始填了……
尬文卡文的我,大概是没救了
今天的更新
————————————————————————
一场声势浩荡的战斗,终是在摇摇欲坠的结界的遮掩下结束。水户走之前看着被蹂躏的不成样子的地面,牙齿咬上了下唇。似乎是决定了什么,眉眼间淡淡的忧愁散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满满的斗志。

忍者联盟内部。

漩涡水户仔细研究了漩涡一族的的财务报表,这段时间旋涡一族给联盟内的个个忍族布置封印防御阵法可以说是捞了一笔。

水户算了半天,得出这些钱足够漩涡一族用上一年后,就把规划书拿出来修改。

为了提高漩涡的实力,忍点以及共享忍术阁必须加快进度了。连夜写完计划书,水户又一次召开了全族会议。

这厢漩涡忙的不可开交,宇智波族地却是一片寂静,甚至寂静到了诡异

风声烈烈,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间面对面却谁也没有说话。喧嚣的风声,偶尔飞过天际的孤鸟叫唤的凄凉。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多年不见的生死相隔,如今面对面显得尴尬而僵硬。

泉奈看着沉默不语的千手扉间,不知怎么的就烦躁起来。耳边的风声聒噪不停,泉奈看着千手扉间那张冷脸就想抄起太刀砍过去。

看着已经有些恼怒的泉奈,扉间眼睛闭了闭,随即睁开。走到泉奈的身边,仗着身高优势直接把泉奈圈到了自己的怀里。

泉奈眉毛一挑,毫不在意自己暂时对弱势地位,双手握住刀,却在下一秒听到扉间说了句:“对不起,泉奈。”

没头没尾。

宇智波泉奈都要气笑了,对不起?对不起他宇智波泉奈?泉奈仰起头,黑亮的眼睛对上了扉间那双似乎比往日更红的眼睛,嗤笑道:“对不起,千手扉间你怎么对不起我了?是杀了我还是主战?”

泉奈盯着扉间,杀气毫无收敛的释放。千手扉间会对他道歉这一点实在是令他意外,或者说扉间会在见了他之后沉默以待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失望。泉奈眼睛明明白白的传递着这个消息。他们没有相互亏欠,战场上的生死相争是理所当然的,爱情并不是阻挡他们相互算计的障碍物。他们是宿敌,是最亲密的死敌,能杀了我的只有你。但你如今表现让我怀疑我们还是死敌么?

“是的,永远都是。”千手扉间看着泉奈失望的眼神,心里的一跳,说道,“但我承认,我对不起你。”千手扉间想起了躺在实验室里的泉奈——冰冷而毫无生机。秽土转生的想法在听到泉奈死讯的那一刻便种下了种子,随着时间的推移,直到宇智波斑假死后他将泉奈的尸体带到了实验室中。

对不起,我动了秽土你的念头。

是我杀了你,我也应当尊重你的死亡,而不是试图扭转这一切。

“啧。”泉奈收起出鞘的太刀,掰开环抱自己的双手,在扉间的注视里挑了挑下巴,“秽土转生?亏你想得出来。”

“妄图唤回亡者的灵魂,还真像你的风格。”泉奈抱胸,看着千手扉间。

“这是我的错。”干脆利落的回答,却让泉奈心里的无名火陡然消失了一大半。伸手,将自己额前不听话的发丝别到耳后,再一次抽出太刀立在身前,“来一场吧,继续上一次的对决。”

树叶沙沙作响,月光下的两个人相对而立。

“这场战斗,是我欠你的。”故意被伤到,是他欠了扉间一场对战。

风吹云动,时明时暗的月光照亮了两人内心深处的隐秘。刀剑交锋的声音和忍术相撞得声音在夜色里清晰而明显的印在了未来的心上。

悄悄地将自己藏的更加隐蔽,未来露出了甜甜笑容——太好了,父亲和爹爹终于和好了呢。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