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

奈奈——!茨球——!他们好棒呜呜呜呜呜呜

莹辉——千手柱间的坟头观察日记

黑三代系列,黑木叶系列,雷者慎入

今天,昨天和前天的更我……这么晚我有罪(瘫)
有扉泉暗示
————————————————————————
1,
萤草,我的名字。

住所么,以前住在断背山,现居……坟头。

嗯,你没看错,是坟头。

2,
人的一生,总是跌宕起伏宛如写文,大纲早就列好可是一动笔各种脑洞就满天飞舞瞬间整个剧情就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再也拉不回来了。

大纲?不存在的。

我的前半生都在计划之内,平安长大成为安倍晴明的式神提升自己的力量然后等他驾鹤西去(他死的时候我才不伤心!)我就可以手举蒲公英脚踢奇行种或许还可以试一下本草纲目而后逍遥六界唯我独尊了。

原本是这样的,原本。

要知道,命运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他总是不按套路来。离开阴阳寮的我最后隐居在断背山并没有日天日地。

你问我原因?

被一爪子挠死连生花都没来得及用的我并不想再一次体会被基佬支配的恐惧。

3,
今天,凤凰姐姐离开的第五年零七天,我住到了这座坟头上。

一座存在于无数话语中的坟头。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荒草一米高的坟头啊喂!这才是下葬第一天。

真是可怕的力量,如果我可以吸收一部分实力也会提高吧。

这么想着,我便在这里扎根了。讲道理,虽然这股生机勃勃力量很好但是附近的土也太难吃就是了。

4,

有人来了。

白头发红眼睛脸上还有三道杠,手里拿着一看就很咸的蘑菇杂饭,来到了这座坟墓前。

他伸手拨开一米多长绿油油的荒草丛将祭品放在墓碑前,看着那张黑白照片沉默。

卧槽,快住手,放过那丛荒草,我的腰!!!

“大哥,村子里暂时稳定下来了,各个部门暂时运作良好,没什么大毛病。”
“战争快要来了,村子里的物资和资金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这次木叶不会输。”
“日斩他们只要能承受住这次考验,我也就可以慢慢放手了。”

沉重的气氛弥漫四周,对于逝者,人类确实没有任何方法与他们进行交流——在这个末法时代。

“不一定呦。”幽紫色的火焰飘来,带来丝丝阴冷的气息。“这个人类,或许真的可以亵渎死者的灵魂呢。”

“因为,在很久之前,他就开始尝试了啊。”

回头,是盗墓小鬼。

5,

我对这些灵异故事并不感兴趣,在那个白毛走之后便又一次过起了晒太阳睡觉晒太阳的颓废生活。

之后他又来了几次,我也学乖了,把本体移了个地方成功避免了腰椎间盘突出风险。

白毛上坟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偶尔我还能看见其他的人——像是红头发的妹子和黄头发的小丫头之类的。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听其他的妖怪说人类又一次开启了战争,来上坟的人越来越少了。无聊时我曾经深入到这座坟墓的内部试图和盗墓小鬼一样发现一些有趣的故事。

可是收获并不大,被封印的棺木里除了尸体就只放着一块石头,上面刻着早已被把玩的看不清的字迹。

我拿在手里掂了掂,挺适合打水漂的。

6,

是夜,月亮在层层云彩中穿行,时不时的露出一丝银辉洒落在灰白色的墓碑上,染的这最普通的石碑有了几分神秘感。

远处走来一个人,一个把我吓个半死的扫墓人。

黑长炸,血红的眼睛里弥漫的是不详的花纹,手持铁团扇和镰刀,一身红色战甲,颇有几分不羁狂傲之感。老远看到那宛如圣诞树一般的发型我的眼皮子就直跳——这是什么鬼!

你不是被那个千手柱间给一刀给捅死了么现在是什么情况,大晚上的闹鬼了啊!

宇智波斑一步步的走近,带着古怪节奏的步点似乎一下下敲在了我的心上。寂静的夜晚里那一声声回音实在是太过清晰,听得妖耳朵发麻。

“柱间,我赢了。”略带轻笑和嘲讽的声音在响起,在空旷的坟地里显得格外的诡异,但声音却分外悦耳。宛如大提琴一般低醇却又带有朝气的音色自墓前如涟漪一般向四周扩散开来,听的我浑身发麻,卧槽这个家伙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

哦,忘记说明了,我是一株声控癌晚期的莹草。

7,

‘咔’,是铁团扇和和镰刀落地的声音。随即,一声闷响之后传来流水的轻淌声,我好奇的看过去,却是他在倒酒。

……

真迷。大晚上的跑到仇人墓碑前喝酒?我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完全理解人类之间的感情。

借着时不时散落的月光,我看到了清澈如水的酒和宇智波斑360度无死角地盛世美颜,以及那双鲜艳的似乎快要滴血的眼里带着的丝丝奇怪的情绪。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不过我觉得现在这种状况应该是‘举杯邀亡魂,对草成三人’吧。

清澈的酒水在月光下流淌,有几滴飞溅而出,我尝了尝,味道还不错。

……

等等,我为什么会不自觉的伸出舌头来喝酒??!!

“这就是你舍弃一切所要维护的村子,柱间。”

随手拿起酒杯送到嘴边,斑停顿了一下,看着月光下的墓碑,一阵寂静。

“第二次忍界大战开始,孩子们早早的就上了战场,我们的……不,你的村子并没有实现你的期盼呢。”

说着,斑摇了摇酒杯,抿了一口,突然笑了。带着明显的愉悦,“千手扉间为了保护他的徒弟死在了雷之国。”

“看,柱间,这就是你所追求的和平。”另一杯酒被斑拿到了墓碑前,淡淡的酒香飘散,把我弄的有些醉醺醺的。

“他一死,如今的千手还有谁能挑起重任?柱间,你输了,彻底的输了。”宇智波斑笑得肆意洒脱,带着某种坚定不移的信念。

坟墓前的酒杯再次被拿起,修长的手略微晃动,那如水的美酒便撒满了墓前。石碑被液体浸湿,挂在碑身上的酒滴悄无声息的反射着白色的光芒,似是天边繁星。

“如今,我们也算是喝下了当初那杯酒吧。”

酒气氤氲,我有些醉了,眼前朦朦胧胧。我看见宇智波斑的手拂过墓碑而后有毫不犹豫的转身而去,我听见了宇智波斑冷清的声音说‘柱间,我会用自己的方法实现和平’。

我还看见他脸上似是微醺的红晕,我还听见那一向嘲讽的语调变为了稳重而坚定,‘我所创造的和平将会永恒’。

“柱间,这一次,我赢了。”语气带着十足的肯定与淡淡不易察觉的怀念。

我想,我应该是醉了。宇智波斑怎么可能会怀念杀死自己的凶手呢,哪怕是他的设计;宇智波斑怎么可能会用那样的语气诉说这一切呢,哪怕那是事实。

‘如果想要停止战争,那么就要人与人之间相互理解,喝下兄弟的交杯酒吧。’

明明没有相互理解,宇智波斑为什么要和下这杯酒呢?

后来我明白了,不是没有理解,而是理解不够。

毕竟两个人的维方式不同,感情处理方式彼此不同;毕竟大爱和小爱这种坑爹玩意,根本分不清谁对谁错。

8,

战争停止了。

战争开始了。

扫墓的人越来越少了。

红色头发的妹子最后一次到来时已是白发苍苍容颜不再。她来到墓前,说了很多。

“如果当初我可以努力一些,成为漩涡的族长,如今的局势会不会好很多?”

“如果当初你们两个再坚定一些,努力一些,结果会不会截然不同?”

“……如果,我当初再聪慧一些发现你们的感情,一切是不是就会走向不同的方向?”

原来如此。所以我并不是一杯醉,我看到的听到的都是真实的。

呵呵。

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一波真相的来袭,早在当初当我有这种该死的相似感之时就该知道他们的关系了。

眼前老人的话语,我再一次想起了被那个白毛小基佬和红发深柜所支配的恐惧。

9,

到现在为止,水户还清楚的记得那次偶然的相遇。

其实,准确的来说应当是单方面的看见。

年少的他们站在风声喧嚣的颜岩上,树叶划过眼前便有了‘木叶’,那轻松而又愉悦的笑声似乎还在耳畔回响。青年时的意气风发,豪情壮志,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个村子里实现了,不论是年少的梦想还是未来的展望,都有了,全都有了。

那时候她是怎么想的呢?

世上没有人可以插入到他们之间。

那么美好的一切就像是阳光下闪着七彩光芒的肥皂泡,又像是空中水汽所形成的七色彩虹,美丽的让人陶醉。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该多好。

那是,水户还是水户姬。

族长之位夺取的失败让她从水户姬变成了一个阶下囚,被打着‘漩涡和千手一直保持着联姻关系’的可笑旗号,像一个物品一样被交易到千手家以此来换取那群长老们私人的利益。

千手柱间死了,千手扉间死了,千手家彻底变成了长老们的所有物。水户看着千手一族在那几个糊涂家伙的手里慢慢消失,看着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的弟子暗地里算计木叶各大家族,看着漩涡一族仅存的孩子被带来当作人柱力!!!

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要在‘容器’里装满爱,容器也会幸福的。”

几乎是拼尽全身的力气才勉强维持住表面的平静与慈爱,内心深处的嘶喊声被压的死死地没有一丝泄露。

不是的,漩涡一族不是容器,漩涡一族是人!!!

没有人听见,没有人在乎。

为了玖辛奈的安全,水户不得不这么做。尾兽逐渐被脱出身体,早就感知到了生命尽头的水户想起了那个叫波风水门的小男孩与木叶暗地里策划的新任九尾人柱力绑架计划。

玖辛奈,这是我唯一可以帮助你的了,以后,要加油啊。

10,

黄头发的小女孩长大了。

被称做‘日斩他们’的几个孩子都长大了。

我看见千手柱间的坟墓被人挖了,被那个叫做‘志村团藏’的人。里面刻字的石头被当做珍品带走。

我看见千手柱间的坟墓被人挖了,被那个叫做‘大蛇丸’的人。刻着字的石头,不在棺内。

我看见千手柱间的坟墓被人挖了,被那个带着陌生护额的人。刻着字的石头,被人彻底遗忘。

我看见有新的木遁诞生,在无数实验里。

我看见……

我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了千手柱间的坟墓,看见了忍界之神初代火影的坟墓,看见了木遁血继拥有者被人解剖。

我看到了宇智波斑。

我看到了黄泉。

评论(1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