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

奈奈——!茨球——!他们好棒呜呜呜呜呜呜

凤凰鸣2(有私设)

我是作死才写文艺风……词汇量严重不足的我真的是要废了(瘫)  这是今天和明天的更新
————————————————————————
4.
(1)
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再次见面时,我几乎是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人。黑色的短发黑色的眼睛,不同的外貌甚至是不同的灵魂。

但是却有着相同的颜色,相同的形状和相同的温度。

灿若光华闪耀的烈焰让我的双翼忍不住发抖,那是欣喜的近乎癫狂的旋律与节奏。

凤凰,火焰我早已分不清自己追逐的究竟是什么,但是我知道守护为何,我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那个孩子叫斑。我看他与朋友在河边打水漂,诉说着彼此的喜怒哀乐;我看他与朋友在山崖上攀爬而上走到了顶峰,带着对未来的希望与憧憬谈论着他们稚嫩却又坚定的梦想;我看着他与另一个孩子决裂,眼中的图案亦如当初的因陀罗一般。

我看着,却并不担心。

因为啊,这次阿修罗不再是上一次那般天真的过分。

很开心,双翼的火焰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心情,肆意跳跃着在雨中起舞。凤凰大人,我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守护住这个世界的火焰,我会让他们尽情跳跃燃烧万年。

这明亮的比灿烂光华还耀眼的光辉会一直存在下去的,我是如此的坚信着,战场上的刀剑相交不会抹去他们幼时的记忆与温馨,经历过风雨阻隔的感情会如同河底的鹅卵石般闪耀着河水打磨的后温润的光。

他们的命运早已紧紧的连接在一起不可分离。
这是时间与阅历的恩赐。

而且那个名为泉奈的孩子也会尽他所能帮助斑吧。

(2)
‘咻——嘭!’
夏日的烟火祭如约而至,五颜六色的烟花自天边炸开。喧嚣的湛蓝夜空,热闹的集市,人来人往。月亮早已躲在了烟火身后,拽着云彩织就的衣裳怯生生的看着人间这一年一度的盛典。

“.…..这个给你。”“甜的烤鱼?扉间,你在哪里买到的?”泉奈咬着手里的甜鱼,挑了挑眉问道。

“让老板特意烤的。”扉间把烤鱼递给泉奈后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味道很好。”把手里的竹签随手一扔投进了附近的垃圾桶,泉奈抬起头,眼前的人和平日里战场上那副不苟言笑的样子没差太多,蓝绿相间的浴衣在烟火的映照下亮丽了不少,白色的头发也因烟火点染了几丝异彩,赤红色的双瞳到是比他更像兔子眼。

“怎么了?”扉间左手金鱼右手花灯腰间还别着一把扇子,“没什。”泉奈抽出扇子,唰啦一声打开,右手一反悠悠然的扇着,道,“扉间,你的毛领子呢?”

扉间眼睛一抽,就知道这个小祖宗的真爱是他的毛领子,“你穿浴衣带毛领?。”

“呵,平时我也不带。”话音刚落,一朵巨大的烟花几乎就在他们的头顶炸开,灿金色宛若阳光,“扉间……”泉奈的话语被淹没在了轰鸣声中,显得格外的虚幻。

淡金色的光芒映在他的脸上,黑色的眸子里也染进了淡淡金色,红色的浴衣艳丽却又不是那么张扬,黑色的发丝随风而动。

“你说什么?”为了听清楚泉奈的话语,扉间不得不稍稍弯下腰身体前倾。

两人之间的距离陡然拉近,近到几乎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脸上悄悄地爬上淡淡的红色,暧昧的氛围与暗淡的环境,烟火的间隙弥漫着短暂的安静。

泉奈单手将扇子一收,左手把扉间猛地一拉,直视着在对方错愕的表情,唇齿相接。见扉间还睁着眼睛,不满的抬起左手将对方的眼睛阖上。

温润的触感和淡淡的甜味,以及抓住自己的手。双手被花灯和金鱼占据但双臂却可以环住对方,换被动为主动,拥抱着自己的宿敌。

烟花绽,明月隐,今朝赴良宵,共饮醴泉。

烟花依旧在天边绚烂,集会的喧闹早已与他们无关。在此刻相拥,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不负寂寞对立相思苦。

(3)
我离开了。

我相信那凤凰之火在梧桐木的陪伴下会越来越旺,直至燃尽这世间暗夜。我相信,这次我不会枯等,他们的梦想必会实现。

我要守护这世间所有的火焰,离开是我必然的选择,我心之所向为这世间万千。

十几年的时间足够我阅遍山河万千,足够我尽看世事沧桑。我见过王室贵族之家裂帛为乐,酒池肉林;见过平民百姓面黄肌瘦,饿殍遍地;也见过战场上忍术满天,体术相搏。

我会尽自己的力量守护火种。

(4)
宇智波泉奈死在了千手扉间的飞雷神斩下。

这世间,终归是变数太多。

(5)
斑和柱间结盟了,建立了他们梦想中的村子。

得知这个消息时我正在帮一户人家驱赶小鬼,一个激动不小心就把眼前的小家伙烧的灰飞烟灭。看着缩成一团的,还颤抖着用蒲公英挡住脸的小女孩,我尴尬的笑了笑。

“我是凤凰火,不会伤害你的,你是……?”“不,不要过来啊,咿——呀!”

小小的孩子睁着饱含惊恐的碧绿双眸,毫无章法的挥舞着手中的蒲公英。只听‘叮’的一声,我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默默地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受伤程度,我一脸复杂的看着这个满脸恐慌的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6)
“凤凰姐姐,不,不好啦!”我抬头,只见莹草——就是被我吓到的那个女孩子——向我跑来。

“怎么了?”“火影千手柱间在终结之谷诛杀了叛忍宇智波斑,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

‘啪’手中的茶杯应声而碎,盯着地上的水渍与碎片,我猛地展开双翼飞向天空。

烈烈的风声在耳边叫嚷着,痛彻心扉的冰冷逐渐蔓延,向着那个山谷而去。‘不会有事的,不会。’

橙红的双翼兀地停下,随即又用力扇动了几下,我到达了终焉之谷的上空。自我安慰的谎言被眼前的景色狠狠地撕裂,谷里的气息还没有完全散去,空气中充斥着火焰与树木纠缠而又肆意的味道,遍地残骸。

下雨了。

淅淅沥沥的雨点落在地上,砸进了我的心里,一个清晰地事实摆在了我的面前——我想守护的那束火焰,又一次消失了。

人死,灯灭。我现在甚至找不到斑的尸首,只能在这山谷里感受他留下的最后一丝气息,连为他下葬也做不到。

熟悉的疲惫感席卷身体,上一次有这种感觉实在因陀罗死亡之时。跪倒在地,用手臂支撑着妄图进行最后的挣扎,却又根本无法保持清醒。半昏半醒间我隐隐约约看到了柱间,素衣黑发,眉眼一如当年,却又并非当年之人了。

我想,凤凰与火焰还是有区别的。凤栖梧桐,说的是凤凰而不是火焰。

评论(2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