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

奈奈——!茨球——!他们好棒呜呜呜呜呜呜

椒链(7)有私设

今天和明天的更新……
从后天起更新时间……相当不稳定,但是会坚持日更的
一句话鸣佐……
注:宇智波泉或者是宇智波泉美——原著里鼬传说中的女朋友,百度可查到_(:з」∠)_
————————————————————————
28.泉的日记
(1)
木叶61年3月8日

这是第一次日记,今年我12岁了,就读于忍校小学部,即将升入初中部。

这是我的第二次人生,死过一次重来一次的人生。

真是令人庆幸的发展。按照套路来说我下一步就是吊打负心男友,挽救家族于水深火热之中,出任一族之长带领家族离开这个肮脏而又腐朽的国家。之后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统天下,走上人生巅峰。

可是我没有负心男友。上一辈子他们都说那个人是我男朋友那纯属误传,毕竟我应该是唯一一个可以忍受他和他的表哥每天每天谈论一些鬼也听不懂的话题并时不时说上一句的人了。

而且,一串丸子要是能把那个满心是和平是天下大意的人拐过来,手打大叔就该称霸世界了吧。

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家族上辈子有,但这辈子没了。肮脏而又腐朽的国家,呃,这辈子是也绝对没有了。

哦,对了,我的名字是泉,宇智波泉。

(2)
木叶61年3月15日

日记这种东西对于我这种人果然连续不起来啊,虽然是重生了但是完全不是一个世界。

至少我上辈子没听说过男人和男人可以怀孕的。

新的世界,新的生活。不用担心自己的小命什么时候没了也不需要担心自己家族莫名奇妙就被自己人给灭了。

简直完美。

……当然如果没有这么多试卷就更好了。千手扉间,一个相当恐怖的男人。这一次他不是作为火影被雕刻在颜岩上,却是以另一种方式被无数人所铭记,死也不会忘的那种。

毕竟……我不想写卷子了,脑子都要烧掉了嘤。

一个令所有学渣心惊胆战恨之入骨的男人,也是令无数任课老师追捧的存在。虽然我不是学渣,但是,身为一个宇智波怎么能够不以第一为己任呢?!

好吧和鼬同级第一挣不了那我就挣一下第二好了,不写了我还要去刷卷子刷完卷子还有每天的体术修炼……啊,累死了。

(3)
木叶61年4月15日

一个月的生活我已经相当适应现在的状况了,哦,对了,今天我看见四代目大人了。

真的,真的好帅啊!

金灿灿的发色和湛蓝的眼睛,直接暴击,啊啊啊,玖辛奈阿姨也超级好看,红色的头发超级好看的!

两家人见面的时候,佐助躲在鼬的身后,鸣人在玖辛奈阿姨身后探出了脑袋。两个人都挺害羞的,有那——么可爱。

哦对了,今天鼬的作业是抄了我的。原因么,昨天晚上和止水表哥陪着佐助玩的太晚了。

不过,看着他们三个人总有一种一家三口的感觉是我的错觉么?总觉的,富岳叔和美琴姨的存在感略低啊。

(4)
木叶61年9月1日

今天我就要进入初中部了,日记近五个月都没写了感觉纸张都要发霉了。从今天开始我就可以独霸年级第一了,不需要刷什么五三之类的就可以年级第一了!

至于原因么,鼬他跳级去找止水表哥了。

学神的人生我不懂。看着佐助天真的表情我都不忍心告诉他你哥哥早就被止水表哥给勾搭走了……这孩子现在还天真无邪的相信着鼬是他的,止水哥功力不浅啊。

至于我为什么这么确定止水表哥和鼬在一起了……接吻什么的都有了要是再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没什么奸情对得起我(上辈子的)写轮眼么?

心里,也算彻底放下了吧。少女的爱情,哪怕是明知不可能但是在没有确切结果的情况下还是会有那么一丝丝奢望的。

(5)
木叶61年9月7日

入学测试的结果出来了,这次我的成绩居然不是第一。我以3分之差败给了那个叫漩涡梨依的女孩子,有些失落。

不过,下次我一定会是第一的,漩涡梨依我们走着瞧!

虽然这么说,但是梨依的发色也是火红的,好漂亮。为什么宇智波永远都是双黑,我也想要红色的头发啊。

(6)
木叶61年11月3日

期中考试如期来临,这次我一定会是第一。

大概,吧?

如果我不是第一那肯定要怪镜爷爷,跟着止水表哥听镜爷爷讲故事,木叶的历史的真相早已经深深地印在我的脑子里这让我怎么记住那些毫无趣味性的官方答案啊!!

比如终结之谷两座雕像的意义,镜爷爷都说了那纯粹是柱间大人给斑大人的生日礼物,书上却说了一大堆让人云里雾里的东西;再比如说火之意志。明明是柱间大人的告白方式之一,火影和木叶的意思不就是告白求婚么。树叶飞舞之处,火亦生生不息。火光将会继续照亮村子,并让新生的树叶发芽。虽然也有书上的意思啦,但是最主要的明明表白!

再说了,村子存在的意义这种东西扉间大人和泉奈大人早就想好了,才不是火之意志。只不过柱间大人的火之意志先说出了口然后广为人知才不得不放弃那个早就想好的名字。木叶的历史教科书果然最讨厌了!

(7)
木叶61年11月15日

成绩出来了,并列第一,好悬。

不过,梨依其实好温柔的。今天是她帮我整理了乱糟糟的头发呢。

(8)
木叶62年3月8日

我杀人了。

说起来很奇怪,因为上辈子的经历我对杀人这件事并不害怕。毕竟那种被人扼住要害毫不犹豫抹杀的恐怖感觉早已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

母亲好好活着,父亲早逝。
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开写轮眼了。

但是梨依的鲜血再一次让我感受到了恐惧存在。红色的鲜血染满了梨依全身,我几乎都快分不清楚这到底是鲜血还是她那宛如火焰般灿烂的红发。

不想再看到了,灭族那天的血色。

(9)
木叶63年2月27日
梨依她,亲了我一口。

明明不过是女孩子之间表示亲密的方式,我却脸红的不行。心也扑腾扑腾的跳,连带身体都有些发软,我,我是不是哪里坏掉了?

(10)
木叶72年4月3日

不知不觉,日记就写了将近十年了。我已经进入了大学,获得了上忍的资格,现在正处于无所事事混资历的阶段。而且我和梨依也开始了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止水表哥和鼬早就见了家长。至于佐助么,现在正在被鸣人缠着根本没空去挤兑止水表哥。

这样的日子,真的,宛如做梦一样啊。

(正文完)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