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

奈奈——!茨球——!他们好棒呜呜呜呜呜呜

涓流(有私设)4

文中的研究什么的都属于作者的瞎扯,bug什么的大家就忽略好了(望天)。以及,双更,依旧是今天和明天的份合在了一起(瘫)

以及……斑泉什么的,是你们的错觉_(:з」∠)_
————————————————————————
15.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说的大概就是泉奈了。

泉奈回到族地后被自己哥哥的促膝长谈给糊了一脸。其大体内容就是:泉奈啊,哥哥知道你很喜欢千手扉间。你是哥哥唯一的弟弟了,喜欢的话哥哥也不拦你,哥哥以后不会再把他打残了……

泉奈敢用他的写轮眼发誓,哥哥在说出这些话时的表情狰狞看样子恨不得直接把死白毛给变成死·白毛。然而,哥哥既然可以说出这番话那就表明哥哥以后宁愿忍着气愤自己憋屈,再也不会把扉间往死里揍了。

哥哥怎么可委屈自己!泉奈听完这番话之后整个人都是崩溃的,不不不不不,哥哥我错了我不该故意让你误会,哥,你用力打吧往死里打都没问题!

然而无论泉奈怎么解释,斑却始终没有动摇的迹象。斑看着为(抓)难(狂)的弟弟,心里更是泛起一丝丝难受与释然。最宝贝的弟弟长大了啊,有了喜欢的人。虽然是阴险狡诈的千手扉间,但是泉奈也不差。而且再怎么说千手扉间也是柱间的弟弟……啧,以后多和柱间切磋一下吧。

泉奈:哥,我和千手扉间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啊,真的没有!

扉间:呵呵。

柱间:斑,斑斑!
(话说这样不就是泉奈帮着扉间坑了柱帝?)
以下小剧场由佩佩独家赞助播出
泉奈:……哥你打死他吧。
斑:不泉奈,哥哥知道你这是为了宇智波(心疼),不要为了仇恨束缚自我(心疼)。
泉奈:……真的,哥你打死他吧!!!(抓狂)

16.
千手柱间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不对付。

具体表现为眼前模糊,视力急剧下降。虽然一会就好了,但是却是好的越来越慢,每一次下降的视力也越来越多。

千手扉间拿着手上的检查单——阴性力量侵蚀眼部经脉导致视力损伤。

可千手家传承的是阳之力,这见鬼的阴之力侵蚀来源就只能有一个地方了。大哥有阳之力随时回复与调节视力下降都这么明显,宇智波斑的的眼睛……糟糕成什么样可想而知。

两天后。

泉奈连衣服也没换,直接套着那身谈判的正式服装撞开了千手家的大门。“千手扉间,我哥他!”
“在大哥的房间里。”扉间回应道,看着满脸惊慌风尘仆仆的泉奈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疼,“你……”

话还没说完,泉奈便直直的朝着住宅奔去,带起一道道凉风,将千手扉间从那种奇怪的心疼里拽出。

猛然惊醒的扉间看着泉奈离开的方向,皱了皱眉头,心里不知道想了什么,随即也走向了千手住宅。

泉奈在从风之国赶来的路上想了很多,他想起了自己万花筒所导致的视力下降,想起了斑哥开万花筒的时间和使用的频率,更想起了宇智波族地石碑上所描述的解决方法。

眼睛,他可以把眼睛给哥哥。

泉奈在看到双眼蒙上白布的宇智波斑时心里一疼,几乎要哭出来。眼睛红红的看的扉间和柱间两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还是斑伸了手,把泉奈整个圈在怀里,如同小时候一样用手捋着泉奈的头发以示安抚。

至于上一秒还黏在自己身边的柱间?早就撕下来放在了一边,弟弟在自己身侧求安慰,挚友必须让步。

旁观的千手柱间:斑斑你不爱我了QAQ。

17.
在又一次亲手检查了哥哥的眼睛之后,泉奈这才确信千手柱间的阳之力真的治好斑哥,心里松了一口气后乖乖的待在斑身侧……批文件。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千手扉间目前正在全力研究万花筒的治疗事项,毕竟总不能等到百年后宇智波家的万花筒开一个瞎一个吧。千手柱间被他弟弟拽到实验室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就差切片了,那眼神看的柱间心里哇凉哇凉的。除此之外柱间还要负责治疗宇智波斑和一些必要场合的武力威慑,能处理的文件自然大大减少,没被柱间处理的文件自然也就落在了泉奈身上。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携带着花香飘进了房间。泉奈仔细的批着每一份文件,阳光将他的头发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斑则坐在一旁手中捧着一盏茶,听着泉奈手中的笔与纸摩擦的瑟瑟声他就可以想象得出泉奈的表情——那一定是认真而又严肃的。

风催叶入窗,花绽故人所。淡淡的花香随着飘忽不定的微风钻入了宇智波斑的嗅觉。甜甜的馨香让斑有些恍惚,有多长时间没这么放松过了,就这么静静地陪着泉奈,什么也不做就这么静静的待着,就像小时候一样,就像梦一样。

柱间,我们的梦想实现了啊。

‘我们就建立一个村子,村子里的孩子不用小小年纪就上战场,按照任务的难度将它们分派给不同实力的忍者……’
‘这样,我们就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弟弟了!’

不论世事变迁,花开花谢,愿此刻永恒。

18.

千手扉间看着仪器上的数据头疼不已,木遁细胞的排斥力这已经大到可以当毒药了,别说细胞融合之后通过细胞培养来获得大量阳之力,单是融合这一步就几乎是不可能实现。

可是如果无法提取大量阳之力并且进行研究那么万花筒的治疗事宜就无法得到突破性进展,况且大哥的阳之力和泉奈的眼睛并不完全匹配

千手扉间看着手中的试剂,突然想起了那天在结界班听到的一句话‘阴阳之力的话,不是合起来才有用么?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嘛。’。 

     似乎是魔怔了,扉间手指微动将他大哥的细胞与宇智波斑的细胞融合。却见那排异性大到诡异的木遁细胞却几乎是在一瞬间与另一部分融合并对其进行修复,没有半点副作用。乖得和绵羊一样,完全看不出吞噬其他细胞时的凶狠劲。

扉间看着眼前的结果说不出什么滋味,眼角抽了抽,又拿出了第三瓶试剂继续实验。

评论(25)

热度(85)

  1. 琉歌辞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