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

奈奈——!茨球——!他们好棒呜呜呜呜呜呜

椒链2(有私设)

周天的更新……
————————————————————————
6.
改变这种东西说明显也明显,比如宇智波斑身上莫名出现的青青紫紫,比如千手柱间嘴里起了的燎泡;说不明显也不明显,比如宇智波斑好得更快的烫伤和千手柱间被自家父亲暴揍之后痊愈的更快的身体。

出于不知道什么原因,斑和柱间都同时将这件事情瞒得紧紧的,从南贺川分手期一直瞒到了他们第一次于战场对立之时。

硝烟弥漫的战场诉说着战争的苦难,几乎是根植于血脉中的仇恨怨怼似乎都在诉说着年少时的天真与无知,嘲讽着妄图迎来和平的天真梦想。

明明有什么改变了,却又没有什么不同。他们,依旧对立。

7.
对立这种东西其实挺玄乎的,和宿敌一样玄乎。

最了解你的一定是你的敌人,这句话搁在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身上一样适用。面对面互杠之后两人很快发现了不对劲——对方的伤势和自己的几乎一模一样,而且,和那些奇奇怪怪的伤势一样来源不明。

几乎是瞬间,斑和柱间就明白了自己那些伤势的来源。

宇智波斑的嘴角直抽,合着柱间在家里经常被人暴打?

相比斑较为淡定的反应,柱间的反应则是直接了许多。“斑你平时练习火遁的时候要小心啊!”

相当直白的关心,直白到两个躲在树后的fff团成员恨不得自戳双目——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

都这样了还打什么打,伤害都平摊了还打个啥?

终于时隔多年,斑和柱间终于又一次面对面的商谈,没有刀剑相向也没有针锋相对,而是回到了可以一起笑着打闹的曾经。

宇智波泉奈看着自家哥哥与千手柱间‘相谈甚欢’不由得咬牙切齿,压低声音对千手扉间说道:“死白毛你还没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么!”

扉间看着大哥和宇智波斑腻在一起好想再也分不开一样不由得牙疼起来。听到泉奈的话,扉间没好气的说道:“着急你来啊,这些年我都快把大哥送上解剖台了什么也没发现怪我啊。”

泉奈听了想反驳,但研究这种东西大概真的需要天分的存在,换成他自己估计再来个百了八十年都没结果,没办法就只好暂时忍下这口恶气。但这么憋屈自己也不符合泉奈的性子,于是么……

“嘶!”千手扉间差点没叫出声来。低头看见泉奈踩住了自己的脚尖笑的恶劣。扉间火气也上来了,胳膊一压膝盖一顶直接把人压在了地上,“弄这么大动静不怕被大哥和斑发现么你?”

斑和柱间在树林里交流,泉奈和扉间在树后交♂流,总之相当和谐就是了。

“……千手扉间你个混蛋放开泉奈!!!”
“斑,斑斑冷静啊这是我最后一个弟弟了!”

相当,和谐呢,大概?

8.
在混战了一番几乎把森林夷为平地后,斑带着泉奈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只留下几乎半残的千手扉间和在一旁不停打哈哈治疗的千手柱间。

“扉间啊,你既然喜欢泉奈那这一关是必须要过的,毕竟斑他那么疼自己的弟弟,我这也是替你着想啊!”说着,柱间伸出小拇手指冲着扉间挤眉弄眼道:“扉间,你和泉奈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千手扉间差点没被气死,想起泉奈发出声音时狡诈挑衅的眼神,他对自己死敌的不要脸程度有了新的认知。看着犯傻的大哥扉间甚至有了一种恨不得把他的脑子剖开看看里面是不是因为木遁所以全部木质化的冲动。

忍耐,忍者必须忍耐。

今天的扉间也很好的贯彻了这句话的意思呢。

评论(2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