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

奈奈——!茨球——!他们好棒呜呜呜呜呜呜

玖辛奈每天都很生气4(有私设)

1.
排雷!!
黑木叶系列,玖辛奈视角,缘更系列。ooc算我
未来那个世界观下的玖辛奈_(:з」∠)也就是说玖辛奈世界里的配对是   柱斑扉泉
2.
这章有一点鸣佐,厚着脸皮打上tag。
3
佐助的性子受到了影响,所以才会这样。别问我为什么,如果不这样我没办法让玖辛奈把小佐助的性子掰回来。
4.
至于久奈是谁么……那是你未来的婆婆XD

————————————————————————
23.
火之国都城。

“这次的事情绝对不可以轻易放过!”大名在侧室的哭哭啼啼的眼泪中,看着被吓的瑟瑟发抖的女儿,怒气冲天。

不过是忍者罢了,居然敢伤害到他最疼爱的女儿?

橘奈看着生气的前田大名,心底闪过一丝不屑。但表面上依然是一片梨花带雨,哭的凄惨。

“妾就只有这一个女儿,要是她出了事,妾,妾该怎么办啊!”

皇太子府内。

‘啪’。清脆的声音随着茶壶的落地响起,四周的仆从都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

“木叶在干什么,?按照协定我好不容易才把父皇对于木叶的警惕压下去,现在到好,自己跑到桔奈侧室面前刷存在?”前田津摔了茶壶被气的不行。

父皇已经老了,自己是明正言顺的继承人。但最近几年桔奈越来越得宠,自己的母亲却被忽略。与木叶联合也是为了增强自身实力,桔奈可不只有一个女儿她还有一个七岁的儿子,而且她背后还站着整个武官集团!但自己的母亲却只是一个普通的贵族,当初父皇权利微薄就是因为母亲没有太多力量支持才会与她相爱。

现在,父皇觉得自己大权在握……

思及此,前田津握紧了手,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在此睁开双眼时,恢复了曾经的平静,“传话给木叶,后天老地点商谈。”

说出命令后的前田津站了起来,看着自己宫殿里的华美,想起了木叶忍村,不由得嗤笑一声:“终归是一群头脑简单的。说什么忍村和国家地位平等,刚开始或许还是这样,现在么……”

“早已经被火之国给侵蚀了啊,不过是一柄锋利的刀罢了。”

24.
木叶被大名和皇太子整的焦头烂额,漩涡族地却是一片寂静。

绿色的查克拉结晶环绕在玖辛奈身边散发出柔和的光芒,鸣人盯着玖辛奈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就忽略了什么。

刚刚清醒没多久的佐助看着自己的处境,下意识摆出战斗的状态。

他这是在哪里?终焉之谷之后,他的手臂不是断了……

等等!佐助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小了,六七岁的样子。猛地抬起头,看着眼睛红红的鸣人直勾勾的盯着前面。

佐助定睛一看,却是一个红色头发的十岁左右的重伤的女孩子,被查克拉包围着,伤势正在减轻。

是木遁查克拉。

佐助瞳孔猛地一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回到了小时候他也不记得见过这个孩子,也不记得来过这里。

木遁查克拉,红色的头发……宇智波斑在干什么?

佐助站了起来,摇晃着身体跌跌撞撞的走向这间密室的门——上面的结界有些眼熟。

“佐助,你别动啊!”宇智波佐助还没走几步就被鸣人给扑倒在了地上,疼得他面部一时扭曲——变回了小孩子的佐助,忍耐力也变差了不少。

“吊车尾,放开我!”几乎下意识的,佐助喊了出来。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自己都有些愣。
“不行,久奈姐姐让我照顾好你的,佐助你不能走!”漩涡鸣人说着,双手搂得更紧了。宇智波佐助,一个上辈子开了轮回眼拯救了世界的男人,现在却被自己的朋♂友给压的死死地动弹不得。

毕竟,昏迷一个月只靠营养剂后刚刚清醒的佐助的体力值嘛……不说也罢。

25.
“放开我!”
“不放,等久奈姐姐醒了再说!”

宇智波佐助头疼的看着几乎骑在自己身上的鸣人,有种想开高达的冲动。

不对,自己不应该纠结这种事情,当务之急是弄清楚那个‘久奈姐姐’到底是谁。

久奈……这名字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过?

“起来,吊车尾!我去看看那个人。”佐助对着鸣人说道。

“不行,久奈姐姐说过不能靠近他!”漩涡鸣人一脸正色,还存有幼稚的脸上带着满满的违和的郑重感。

佐助看着阻止自己的鸣人脸色有些差。开口久奈姐姐,闭口久奈姐姐,他怎么不知道漩涡鸣人什么时候和一个女孩子这么亲近连他的话也不听了,他们才是朋友不是么?

想到这里,佐助一肚子气——好啊,你不听我的以后我也不听你的!

佐助没发现,自己的性格与脾气几乎与那个会向着哥哥撒娇,会因为哥哥亲近止水而生气的的小孩子一模一样了。

评论(1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