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

奈奈——!茨球——!他们好棒呜呜呜呜呜呜

玖辛奈每天都很生气1(私设有)

排雷!!
黑木叶系列,玖辛奈视角,缘更系列。
咳咳咳,抱着二更求原谅,嗯。
被未来世界里水户当成徒弟养大的玖辛奈的三观尽毁之旅,嗯。
tag我都不知道该打什么了,想了半天还是只打上玖辛奈好了。
————————————————————————
1.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因为好奇去研究飞雷神了。飞雷神这种东西简直有毒!!!

年仅11岁的玖辛奈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巨大的封印阵法,内心不仅毫与波动甚至还想笑。

漩涡鸣人身体内的九喇嘛是蒙逼的——哦,它只是睡了一觉而已,自家人柱力怎么就换人了,他还不想换房租的好么?

2.
玖辛奈小心翼翼的把自己把自己藏起来,看着眼前的封印——纯粹的漩涡一族封印术但是……太落后了。

没有变形,没有补足,也没有改良,漏洞太多她已经不想吐槽了。木叶是不可能让这么低级的封印术出现的然而,它就在玖辛奈面前稳稳的存在着。

布置的范围很大,看样子不像是随性而为的。所以,飞雷神到底把她弄到了什么鬼地方啊debane!

3.
事实证明,好奇不仅会害死猫,也会害死狐狸的。

九喇嘛在试图和自家新任人柱力交流的时候,眼前的金发小鬼居然被它被吓跑了而且还在低沉自言自语“我果然是狐妖啊……”

九喇嘛再次蒙逼——老夫有那么可怕?老夫明明是九只尾兽里最可爱的!还有,你是狐妖是什么鬼,不过是人柱力而已啊人柱力,和狐妖能扯上半毛钱关系?

然而九尾的内心吐槽还没有进行多长时间,便享受到了加强版封印术。

我有句mmp不知当不当,不,是一定要讲!

被镇压的一动不能动的九喇嘛昏迷前想到。

4.
玖辛奈看着眼前漏洞百出的封印术,内心的好奇不断冒出,如同被人用细草轻触般难受。

只是看一看里面的情况而已,没问题的吧。

玖辛奈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屈服于内心的好奇,将手放到了封印阵上控制自己的查克拉通过漏洞看到了里面的景象。

因为好奇,玖辛奈在没有家长陪同的情况下拆了飞雷神被送到这个鬼地方;现在,玖辛奈又因为好奇仍然在没有家长陪同的情况下部分突破了眼前的封印术。

事实证明,好奇会害死的不只是猫、狐狸,还有……人。

5.
鲜血,到处都是鲜血。

巨大的族地内部早已变成了修罗场,红白相间的团扇已经只剩下了红色。曾经那些熟悉或陌生,高傲或温柔,激进或平和的面孔全部闭上了眼睛。

不,只是闭上了眼皮而已。眼球……有专门的,身穿暗部制度的人来挖取。

这是地狱。

玖辛奈被吓的立刻松开了输送查克拉的手,如同被惊到的兔子一样——虽然玖辛奈和兔子差的多了些——跳到了封印阵三米外。

但是,作为漩涡水户的亲传弟子,玖辛奈在震惊和恐惧之中仍然下意识的不忘隐藏身形。

到底怎么了,宇智波的族地怎么会这样……美琴和富岳!

玖辛奈屏住呼吸,挖取眼睛的人穿着木叶暗部的制服……不,不可能的,木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你说对吧,九喇嘛?

没有回音。

玖辛奈又闭上了眼睛,试图与九喇嘛沟通,但是,没有。

九喇嘛不在她的身体里。

这才是真正的绝境。玖辛奈的脸上闪过惊慌,怎么办?

6.
玖辛奈走在木叶村去往图书馆的路上。

木叶,不再是一个有着独立主权的国家,而是一个属于大名的几乎私人的武装。泉奈大人的名字早已被遗忘,柱间大人杀死了斑大人,更可怕的是师父居然嫁给了柱间大人,涡之国灭国漩涡灭族。

就在昨天,宇智波被其族长子灭族——13岁的,曾经的天才,现在的让所有人憎恨的宇智波鼬。

对此,玖辛奈不信。再天才他也只是十三岁,况且……昨天晚上,当她的眼睛是瞎的么。

就是不知道鼬这孩子到底有多伤心,明明是木叶杀了他的族人却是他背了这口锅,他肯定很爱宇智波吧。(不,玖辛奈是你想多了,宇智波鼬心里大概就是佐助10村子9宇智波7他自己5)

昨天晚上……美琴和富岳都死了。

玖辛奈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历史书。什么历史,不过是胜者编造的谎言罢了。

当务之急是找到九尾,否则别说和木叶正面刚,哪怕是自保都难。

不过,四代目火影是水门?玖辛奈摸了摸下巴,将书放回书架,走出了图书馆——目标:波风旧宅。

7.
翻着手中的日记——不论那个世界的自己都是喜欢写日记而且藏起来——这本记录了这个世界自己一生的本子上,有着许多信息。

“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和水门结婚了呢debane!”“如果有了孩子,就叫鸣人了!”

玖辛奈神色复杂。她知道鸣人这个孩子,她在他的身上感知到了九喇嘛的气息,他被排斥,厌恶,孤单……

为什么呢,这里的玖辛奈和水门不是英雄么?为什么鸣人会被讨厌,厌恶和排斥?到底是怎么回事?

将日记收好,玖辛奈又在波风旧宅里找到了这个世界里自己所绘制的封印阵法与留在宅子里的,三叉的特质飞雷神苦无。

将日记翻到第一页,看着那熟悉稚嫩的字迹书写着自己对这个新‘家’的恐惧。

‘红色的头发怎么了,漩涡一族都是红发呢,一群没见识的人!’
‘我要成为木叶第一位女火影,让大家都承认我!’
‘今天我把欺负我的人狠狠地都打回去了,我才不奇怪!’
……
‘我真的是异类么?为什么,我的存在仅仅只是用来封印九尾的容器?水户大人说,只要用爱将容器填满,容器也会有幸福。可是,我是人啊,不是容器……’
‘好疼,好疼啊,我好难受。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
伴随着这句话的,是日记本上皱皱巴巴的痕迹。这是,哭了吧。

8.
玖辛奈按捺住心中的震惊,继续翻看着本子。

‘水门救了我呢。或许,这就是水户大人所说的爱?但是,我是人啊。但是真的好开心,水门他说我的发色很漂亮呢。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关心我的啊。’
‘今天认识了美琴,美琴的手艺真的超赞,人也好温柔!美琴只是表面有些冷而已,人真是超级好,和水门一样好!’

之后便是属于少女的青涩的爱恋与日渐亲密的友情。一直到那最后一句‘马上就要临产了,这是我和水门的孩子。我一定会让他健健康康的长大,名字就叫波风鸣人!’

之后的日记本便是一片空白。

9.
日记戛然而止。

玖辛奈握紧了日记本,强行压下心中的暴怒。人柱力,明明是以自己的身体封印尾兽以此来保护众人的方法,为什么会被歧视?

以及,她听得没错的话,那个和水门有着相似发色孩子,分明叫做‘漩涡’鸣人。
连姓氏也要被更改,漩涡之名早已无人知晓。水户老师会让自己的后辈成为被恐惧的人柱力,或者说是,兵器,这根本不·可·能!

这个世界一切,她不承认。

10.
玖辛奈终于还是找到了漩涡鸣人。

狭小的房子,乱糟糟摆放的杂物,坏掉过期变质的牛奶,塞满冰箱的泡面和少的可怜的救济金。

玖辛奈被气的发抖,这是她和水门的孩子,是用生命保护了这个村子的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与上一任九尾人柱力而且还差点搭上了自己孩子性命的英雄的唯一的还活着的亲人!!!

木叶,木叶影村就是这么对待波风鸣人的?就连藏在暗处的暗部看向鸣人是都是带着警惕与厌恶,凭·什·么?你们有什么资格厌恶他,有什么资格?

一个幻术封印阵下去,屏蔽了暗处盯梢的人。玖辛奈靠近了熟睡鸣人。七八岁的孩子就这么安详的睡着,玖辛奈碰了碰鸣人的侧脸。

似是有什么破土而出般,玖辛奈对着鸣人用一种奇异的感受——我会护着你,直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刻。

因为,你是我所期盼着的,最最亲爱的孩子啊。

11.
‘玖辛奈,你先把我放回你的身体里,我和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九喇嘛?你在鸣人的身体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世界不能有两个九尾,我这算是和另一个自己融合了吧。’九喇嘛的声音疲惫不堪。‘先把我弄回去,我尽力把自己分离出来然后自我封印。这样这个世界也算是只有一个九尾了。’

‘好。’玖辛奈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手放在鸣人的肚子上,封印符文蔓延开来,如同藤蔓一般爬满了玖辛奈的身体。火红色的查克拉一点一点的自鸣人的身体内流出,随后进入玖辛奈的体内。

一晚上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鸣人毫无察觉,睡得香甜。

天光乍亮,玖辛奈不舍得看着床上的孩子——等我,等我好好准备完就接你离开这里。

接你和佐助一起离开这伪善的村子。

12.
宇智波佐助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昏迷不醒。

看着这张面孔,她想起了美琴,但是跟在宇智波佐助身边的暗部很强,她打不过。

再等等,在等一段时间。她会把鸣人和佐助一起接出来的,一定会的!

而至于九尾所说的一切她会慢慢的,耐心的去验证。终归不会放过任何一个!

评论(7)

热度(83)